快捷搜索:

后面跟着那个丫环他们回去了糜贞倒是也挺想笑

 马超当然不可能这么去说自己儿子,不过他这个时候也确实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因此他是什么都不会去说的,只是给儿子带回去之后,让他继续找自己姐姐和甄宓去玩了。而马超自己呢,自然是去看看自己妻子。毕竟自己妻子挺累了,不过这时候也可能是醒过来了,所以这个时候,她醒来要是看不到自己,肯定还得担心,所以自己还是早回去吧。
 
    反正这个时候距离宴请众人的时辰,还有点儿时间,所以自己就算是和糜贞聊几句,也比去等着开宴强多了,真是。看着一帮大老爷们一个一个到来,那可真是没有面对着美女来得好啊。所以马超这个时候,他还是希望跟着自己妻子聊天,而不是跟着那些人去说话,这是,不能比。
 
    果然,当马超回到屋中的时候,看到糜贞已经是醒了。她知道马超离开了,不过没想到他这时候就回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糜贞要起来,马超连忙上前,没让她起身,直接说道:“贞儿多休息会儿吧,这都要到晚上了!”
 
    糜贞一听也是,所以也没坚持,不过她却是问道:“孟起哥哥,你这上哪去儿,还没到宴请众将的时候吧?”
 
    确实,要是到了,那马超肯定也不能在这儿啊。
 
    马超闻言笑道:“贞儿,我这可是去做大事儿去了!”
 
    糜贞一笑,“这都回长安了,还有什么大事儿?”
 
    马超摇头,“就是焕儿的事儿,我今日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于是马超就简单说了一下,自己如何给马焕介绍老师,最后两人都同意了。
 
    听过之后,糜贞是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,便问道:“这,孟起哥哥,陆逊陆伯言,到底是何人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是一拍自己额头,心说这自己倒是忘了,这贞儿可是不知道陆逊啊!
 
 
第四四七章 主母亲见陆伯言
 
    马超看着疑惑着的糜贞,他只能是简单说了一下,怎么认识的陆逊,然后怎么让他加入的凉州军,最后其人又如何给己方立下大功,并且是着重说了一下,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。(www.MianHuaTang.cc 棉花糖小说)
 
    而糜贞一听,她是连连点头,心说这孟起哥哥确实是很少这么推崇一个人。要说能被他如此形容得,天下也没有多少个,文士无非就是贾诩贾文和、郭嘉郭奉孝、还有兖州军的二荀、江东的周瑜、鲁肃、刘玄德帐下的徐庶、还有诸葛亮,包括一个不知道踪迹的司马懿。
 
    当然了,糜贞从自己夫君的口中,听说过很多人,这是一点儿不假。但是对于一个纯粹的文士,可以说自己这个孟起哥哥他特别推崇的,还真就是这么些人。不过如今这又要加一个了,就是吴郡的陆逊陆伯言!
 
    此时糜贞则露出了一副小可爱的表情,撒娇请求道:“孟起哥哥,这我,能不能见一见这个陆伯言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果然,这不是自己妻子不相信自己的话,主要她是不亲眼见见陆逊,不跟陆逊说几句的话,真是,她还是不放心。
 
    毕竟以前自己儿子和自己老师阎忠学习也好,还是和贾诩学习也罢。他们都是个什么水平,自己这个妻子可真是再清楚不过了。可以说他们绝对是被自己妻子非常认可的人物,但是如今这个陆逊。自己妻子见都没见过,虽说是听自己说了,可她要是不见见,心里还是不会那么太放心。毕竟这次是正是的拜师,以后自己儿子可就要在陆逊门下学习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要不是不能理解,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自己当然还是要答应的。所以他说道:“好。如此的话,我答应你。贞儿你也确实是应该见见陆逊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儿子是自己的不错,可他更是自己这个妻子的。要说儿子和自己接触,确实没多久。毕竟自己常年在外,而且他之前在自己老师阎忠和贾诩那儿学习,自己见他面的时候可以说是很少。倒是自己这个妻子,见他面的时候是很多,所以他和自己妻子关系当然是要比自己好多了,这自己都知道,也清楚。可是这没有办法,倒是很正常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这么一说,糜贞是展颜一笑。她刚想问什么时候去呢,结果马超就笑道:“贞儿,带着两个下人。一起跟着我去找伯言!”
 
    糜贞一听,她便点了点头,也算是老夫老妻了,这自己这夫君、孟起哥哥是什么意思,她当然都明白。随即她便带着一个丫环,跟着她和马超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一起去找陆逊了。马超说是两个,其实一个就够了。毕竟人多了。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主公再一次来找自己,陆逊倒是没有太过经验,但是这自己主母居然是亲自过来了,这确实是让陆逊有点儿意外。毕竟陆逊只是个人,他不是神,所以不可能什么都预料得到,因此……
 
    “吴郡陆逊陆伯言,见过主母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在糜贞的面前,陆逊当然是要正是介绍一下自己。而自己这主母为了什么而来,陆逊这个时候可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 
    在此时此刻,陆逊他倒是也想了,这自己主公是相信自己、信任自己的,并且他知道自己的能力,而且看自己少主和自己算是相谈甚欢,所以他没有理由不把少主交给自己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主母呢,显然,无论自己主公如何去说,那么最后自己主母都不可能完全相信。说起来老祖宗的话其实不差,正所谓是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”啊,如果她不亲自来看看的话,那么肯定是不放心。
 
    这个将心比心,如果是自己儿子的话,对于一个这么重要的老师,自己肯定也是要务必认真才行,更何况是自己少主的亲母亲,也是自己的主母呢。
 
    所以对此,陆逊他可以说确实,是很理解糜贞,也都明白,因此他也没有任何意见。
 
   
 
    脑海中是忍不住蹦出了那句话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啊,这想想,就是如此。之前是自己主公这个当父亲的,如今又是主母,这个当母亲的。归根结底,还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吗。
 
    在屋中坐下后,马超对陆逊一笑,“伯言,你们先说几句,我这出去转转!”
 
    马超依旧是为了尊重两人,他是特意提出来出去。当然了,这毕竟男女有别,而且还是嫁了人的自己主公的妻子,自己的主母。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个丫环在的话,马超肯定不会出去的,毕竟有些东西,就算自己不去计较,但是为了避嫌,陆逊他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和糜贞在一个屋里。
 
    那么开玩笑吗,所以马超是特意让糜贞带了一个丫环,其实就是为了不让陆逊为难。只是丫环在门口待着就行,至于说糜贞和陆逊的对话,她肯定是听不清的。
 
    陆逊和糜贞两人是赶紧站起,他们都知道马超的脾气秉性,所以这么做了,就得由着他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两人却也都明白。自己主公(孟起哥哥)对自己的尊重,他们都懂。这也不得不说,马超其实还是很会做事儿的。哪怕他是主公,是夫君,但是多少也给了自己属下,给了自己妻子,一定的空间。对他来说,事儿自己都知道了,那么其实就可以了。至于说再具体的东西。那都说了什么,自己还真是。没有什么好奇想知道的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是直接离开了,剩下就是糜贞和陆逊两人的对话,至于他们具体都说了什么,马超回来之后。他自然也没去问,他也不想知道。他倒是觉得,这有一定*空间的,其实还是挺好的。
 
    不过看两人的样儿,虽说也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但是看样儿他们绝对是交流得不错,至少从自己妻子和陆逊的表情上来看,也看不出什么不太高兴那样儿。所以马超就能确定了,这事儿成了!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从来都认为自己家里的事儿。那都是自己做主的。可是要说起来,这自己妻子的意见、态度,或者说每一句话。其实都是在影响着自己。说白了,她要说这个不行,那么自己会去考虑,最后甚至就直接就听她的话了。
 
    马超倒是不认为这有什么,反而他觉得,只要自己妻子所说的有道理。那么自己又何尝不能听她的。甚至自己就应该听她的,而自己也确实是那么做了。基本上很多事儿,那都是听了糜贞的。
 
    看到两人后,马超都明白了,所以对他们点了点头,然后和陆逊说了一声,他便带着糜贞回去了,当然还有那个丫环。
 
    而陆逊呢,是亲自把自己主公和主母给送了出去。也许只有马超一个人的话,马超要是不然他送,陆逊可能也就不送了。但是这自己主母都来了,所以陆逊也真是,没敢“摆谱”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他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,陆逊如今的年纪还不到二十,哪怕他和糜贞聊了一会儿,糜贞是认可了他,但是陆逊依旧是想给自己主母留下一个好印象,这是一点儿不假。毕竟作为一个文士,怎么可能是不知礼懂礼呢。
 
    马超对陆逊一笑,“伯言,回去吧,别忘了到时候早点来赴宴啊!”
 
    陆逊闻言也是一笑,“诺!主公放心,今晚属下必然不会是最后一个到了!”
 
    最后在两人的笑声中,马超带着糜贞,后面跟着那个丫环,他们回去了。糜贞倒是也挺想笑,之前她就听说了,陆逊几乎从来都是晚宴上最后一个来的。但是在其人的面前,她确实是不好笑,所以直到走远了之后,马超对她说道:“贞儿你就不用憋着了,想笑就笑吧!”
 
    这时候糜贞一听,她才算笑了出来,这时候陆逊也没在这儿,至于丫环,可以说是自己人,因此糜贞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糜贞还没嫁给马超之前,她确实是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那个时候真就不是这样儿。但是自从嫁给了马超之后,随着他身份地位不断地提高,一直到了如今,确实,她所受到的约束,可以说就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大。但是即便如此,糜贞也从来没后悔过,因为自己如今有疼爱自己的夫君,也是自己所最爱的孟起哥哥,还有子女,所以还要求什么呢。
 
    糜贞从来不是一个不知足的人,说起来没有那么多那么大得野心,至少就保持如今这样儿,她其实已经是很满意了。
 
    马超是笑看着自己妻子,哪怕到了如今这个年纪,但是自己亲自的笑容依旧是如当年自己认识她的那个时候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确实,自己妻子不像自己,基本上是在深院之中待着,见到的人,除了下人,也就是亲人。
 
    所以说起来,她确实没有那么多其他的心思,再说了,自己就她那么一个妻子,所以很多东西,都不会是她所要考虑的。因此对于自己妻子的性格,马超心里是很清楚。
 
   
 
    糜贞依旧是一个很有主见有主意的女子,性格依旧是比较刚强,但是马超却也知道,自己妻子说起来,还是很单纯的一个小姑娘,这可是半点儿都不假。说起来真就和当初,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 
    说起来像自己这样儿的,哪怕就算是想单纯,可也单纯不起来,这自己一天天接触的人,自己要去做的事儿,哪有一件是单纯的,再说自己都活了多少年了,所经历的所看到的,更是决定了自己不可能是个怎么单纯的人。
 
    不过自己这妻子真就不是这样儿,自己和她,是没法比啊。这也是为什么马超是那么爱着糜贞,确实不止是因为她对他的感情、不止是因为糜家,也是因为马超确实是非常喜欢糜贞身上的那些优点,他觉得,还是不错的。
 
   他自己给整明白了,就算是不错了。因此,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呢。反正在马超看来,糜芳能别那么胆小,能忠于自己,也就算是不错了,其他的,反正他是不指望什么。
 
    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妻子糜贞,那以本事才干来说,是超过她两个兄长的,可惜不是男儿,因此她当不了糜家的家主,哪怕糜太公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个,但是显然,这事儿行不通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倒是想了,要是糜贞当这个家主的话,如今也不会这么单纯了。自己也比较庆幸,当初在她还没接触家族事务几年的时候,就和她成亲了,她嫁给了自己,可真是,什么都做不了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自己妻子依旧是保留着当年的单纯,这个倒是不错的。
 
    马超拉着还在微笑着的糜贞的手,是回到了将军府。当然了,糜贞还对着马超小声说:“孟起哥哥,还有人在呢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知道自己妻子所说的,就是那后面跟着的丫环。不过说实话。这丫环还真是,不敢看他们。也就是偷偷看而已,所以这个时候。她还低着头呢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在路上他说道:“贞儿,那都是自己人,你有什么害羞的,都老夫老妻了!”
 
    结果一听这话,糜贞果然是不说话了,就让自己的孟起哥哥拉着自己的手,回到了骠骑将军将军府。
 
    马超他如今的官职,最高的就是这骠骑将军,在大汉来说这绝对是个大官。那州牧太守什么的,说实话真是比不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骠骑将军可以开府,府属有长史、司马各一人,还有从事中郎两人,掾属二十九人,令史御属三十一人,那手下确实是有的是。[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]所以马超手下,确实每人都是各有各自的官职,可没有一个是白身的。那不开玩笑吗。
 
    并且他可不单单是一个骠骑将军,那还是官拜凉州牧,是同时兼任着的。并且说起来,他的势力范围。虽说益州那些州,名义上还不是马超所管辖,但是实际上。还不是都听他的话吗。这就是马超如今的实力,如果以朝廷这官职方面来说。他自然是比不上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曹操,但是如今早都是骠骑将军的他。自然是比孙策和刘备都强了,这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两人回府没多久,就快到了晚宴的时候,马超是特意也是早去了一会儿,毕竟作为主公来说,肯定不能晚去,这是必然。所以马超只能是早去,也不会赶晚了。自己之前还说陆逊别晚了,这自己要是晚了的话,可就更有意思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临去前,这个时候糜贞是特意给马超整理了一下,她知道自己这个夫君、孟起哥哥的习惯。别说是有自己在这儿,就算是没有,他也不习惯让下人去服侍他。所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