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对陆逊会产生一些怀疑但是这些真正和陆逊共事

 以这样儿的事儿,只要糜贞在他身边,可都是她亲自去给马超打理的。
 
    看着已经把自己的孟起哥哥的穿着都搭理好了,糜贞展颜一笑,“好了,孟起哥哥,你可以去了!”
 
    马超此时也一笑,他也不用去照,都知道,自己妻子已经给自己都整好了,所以他对糜贞说道:“好,如此我这便去了!贞儿等着我回来啊!”
 
    糜贞一听是娇嗔道:“讨厌,赶紧走吧!”
 
    她自然知道马超的意思,不过她愿意陪着自己的孟起哥哥。这么多年了,她还不知道吗,这这么两日,也许他还能在家中待几日,可也许几日之后,就又离开了家了,这这么些年,自己说起来,也算是早已习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俗话说得好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,这自己能做的,就只是把家里的事儿都处理好,让自己的孟起哥哥安心出征也就是了。自己儿子马上便要拜师了,不过这自己对他的教导,却也不可能松懈,而且还有自己女儿,一样儿是如此。她倒是不用去拜师,可是却也要学会很多东西,要明白一些东西,而这,却都是自己这个做母亲应该去教给她的。
 
    糜贞一直以来,她都是一个好妻子的形象,对于马超来说,他也都明白。说起来,自己的妻子,她是一个很好的贤内助,这是一点儿都不错。对于自己的事儿,她几乎是从来都不会去参与什么,但是关键的时候,她可能会去提醒自己一些东西。对于这个,自己都牢牢记着呢。不得不说,自己妻子这么些年来,为了自己,为儿女,为了整个的家,确实是尽心尽力。
 
    所以对自己妻子的爱,马超哪怕不是每日都能看到她,但确实是从来都没有减少过,反而是增加了,这倒是也没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在糜贞的目送下,是去了将军府的会客厅,这就是今夜宴请众人的地方。而来的早的,此时已经是到了,这有的是没事儿想早点儿来的;有的也真是怕晚,所以是赶早;而有的是为了早点见到自己主公,也许还能说上几句也不一定;可有的真是,就是为了吃喝,所以是想起来就流口水,这就马上来了。
 
    见到自己主公进来后,在会客厅中的几人是赶紧站起,给自己主公施礼:“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对几人一笑,然后摆了摆手,“各位请坐吧!”
 
    “诺!谢主公!”
 
    几人齐声道,然后便再一次坐了下来。这每个人的位置,都是固定的,确实是有他们自己的规矩,所以也不用马超去担心,他们早都排好了。而几人先到,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该坐在什么位置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着几人,却是没多说,毕竟这个时候人还没都到呢,所以人不全,那么还不是自己要说那些话的时候。至于说这几人,也是没有问自己什么,因此马超他也算是乐得清静,等过了一刻钟左右,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,马超一看,确实,都来了,所以他对着门外说了一声:“开宴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下人应诺,然后便把准备好的东西都端了上来。因此这次马超宴请的人,那可以说真是不少,所以要端上来的吃食,自然也不会少了。
 
    等东西都上齐了之后,马超对众人一笑,“各位,之前我带兵去禺同山,然后又去三江城,与孟获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是简单介绍了一下,自己带兵和孟获的战斗,尤其是重点讲了一下陆逊其人的功绩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一听,倒是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,这自己主公说了这么多,显然是有意要捧这个刚加入己方不久的陆逊陆伯言啊。但是这众人也都承认,自己主公所说这些,都是陆逊其人的功绩,不说不知道,一听自己主公说完之后,他们倒是明白了,别看这个陆逊陆伯言其人年纪不大,还不到二十,但是这人的能耐,可也真是不小啊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在座的人,没有跟着自己主公去益州的,听了马超的话后,有人就想了,这自己在十九岁二十岁的时候,都在干什么呢?有什么功绩吗?
 
    结果一想,真是,和人家陆逊,可真没法比啊。虽说有人嫉妒,有人也不屑,但是却也有人是佩服,这都是有的。
 
    马超看到了众人的表情,心说,自己这目的,也就算是达到了吧。可虽说不会没有人对陆逊产生什么怀疑,但是自己对自己儿子拜师这事儿,可是不会再去更改了!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超这个时候是趁热打铁,是毫不犹豫地,就把要让自己儿子拜师陆逊的事儿,对众人说了。(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四四九章 马超宴间说拜师(续)
 
    就在众人还在想着陆逊的事儿的时候,就听自己主公说道:“各位,我儿马焕,如今也年纪不小了,所以我意是让他拜师伯言,明日各位都来观礼!”
 
    一听自己主公这话,众人可都寻思开了,哪怕是之前早都知道了陆逊其人本事功绩的益州一系的将领,他们也不得不多合计了合计。(wwW.qiushu.cc 无弹窗广告)但是他们想了一些之后,却是发现,这事儿对他们益州一系的人来说,可以说是利多弊少,所以他们绝对是赞同的。
 
    毕竟一个少主,也是未来的主公,他的老师,肯定有很大的发言权。并且也许有人是,对陆逊会产生一些怀疑,但是这些真正和陆逊共事过的人,他们还不知道陆逊其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吗。
 
    要说自己主公看重其人,确实不是没有原因的,说其人是天下顶级谋士,可一点儿都没有夸张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这边儿黄权是第一次出言说道,只听他说:“主公,属下恭喜主公,给少主觅得良师,恭喜主公、贺喜少主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都知道黄权的想法,但是他肯定不会说破。毕竟真是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这是肯定不会没有的。只是这个他们不要做出格就好,所以只要一切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那么无论是分什么派系,那都无所谓了。只要众人都忠于自己,那也就是了。毕竟手下人有斗争。这对自己来说,也不都是坏事儿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其实就是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至少在他能掌控的时候是这样儿,可要是出乎他预料了,那么就该采取一定的措施了,这是肯定的。统治者不会让什么东西超过他们的掌握范围。那样儿的话,只能是灭了。
 
    就像马超曾经也想过。比如说清朝的文字狱,其实他觉得这就是差不多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拿康熙其人来说,他可绝对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皇帝,这不可能。txt小说下载80txt.com所以你当康熙是什么都不懂。不知道很多人都是冤枉的吗?显然,这事儿不可能,但是为什么还要大兴文字狱呢,说白了,还是要维护他们满清的统治,如此而已。毕竟满州八旗是不错,但是和汉人相比,他们只是一少部分的力量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要想维护他们自己的统治,就只能去采取些非常手段了。哪怕是冤死些人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。哪怕是这样儿,康熙其人在历史上。大多数人的评价,认为他还是功大于过,还算是个不过的帝王。
 
    非常时期,就得用非常手段,这都不用说了,要不然的话。等很多事儿真正都不受你所掌控了,那不就出大事儿了吗。
 
    马超不是一个帝王。但他却是一个主公,并且还是天下最为强势的诸侯之一。应该说比之曹操来说,马超除了势力之外,其他的应该是更强点儿,这其实是事实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别看他平时都如何如何,可其人终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,那样儿的人,当不了上位者。那样儿的话,早晚也得被人给推翻了,所以马超他肯定不是那样儿的人。
 
    此时他听了黄权所说之后,便是微微一笑:“好,看来公衡是赞成的,好啊!”
 
    结果这边儿黄权刚说完,那边孟达也说话来,“主公,属下亦赞同!”
 
    孟达也是当然不让,他自然是清楚,这事儿对于益州一系的好处。说起来他不是不知道,不是不清楚,更不是不明白。但是孟达虽说也知道,跟那凉州一系最开始跟着自己主公的那些人相比,这益州一系的人说起来,还没法和人家比。
 
    但是看如今这个情况,自己主公也不是说就不会重用这自己这些益州一系的将领。所以孟达想得倒是还挺长远,心说也许等自己少主在位的时候,就是这己方益州一系的春天了。不过他倒是没想,等马焕当他们主公的时候,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,虽说孟达是没想,可这事儿还真是,没有太过遥远。至少在马超一统天下之后,等他认为天下已经是彻底太平了之后,大位就彻底交给自己儿子了,算起来,也真没有多久。不过那都是后话了,这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个。但是真正了解马超的人,其实能感觉得出来,马超对于全力的欲望,确实没有那么严重。世,只有你自己有实力了,才能保住家人,要不然的话,那就什么都别说了。真是,没有点儿实力,可以说是什么都保不住,最后别说是其人了,就是连你自己,也得搭进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既然都在这儿了,那么当然是要做那最强的,只有登上了巅峰,没有人再能威胁到你了,这才算完,这就是马超的想法。至于说早点儿结束战乱什么的,那说起来不是没有,只是说实话,确实是顺带着的。
 
    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有那么伟大,也不是什么好人,只能说还算凑合吧,所以……
 
    听了孟达的话,马超也是点头,他就知道,这孟达肯定要说话。这自己说好把他给留下了,这他肯定会认为,自己是不是要重用他了,所以别说自己是答应他了,就算自己没给他许诺什么,这如今有了这事儿,他肯定也是赞同的。
 
    “好,子敬也同意!”
 
    之后又有非益州一系的人,也是都出言赞同,因为都知道,这是大势已去啊,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意思,傻子都看得出来。所以也不值得以为一个陆逊,就和益州一系的人闹得不愉快,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 
   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